北海和波罗的海地区港口绿色发展 高悦轩 信德海事+ 2022-12-08 15:33

绿色航运走廊作为航运业向零碳排放过渡的重要倡议之一,涵盖了替代燃料、船舶更新、基础设施等方面的研发、应用与合作。自2021年COP26上签署《克莱德班克宣言》以来,世界各地出现了21项倡议,而其中北海和波罗的海地区内部占到8项,该地区的政府、港口、航运企业无疑是绿色走廊倡议的先行者。

作为一条走廊的端点,港口在绿色航运走廊的建设中发挥着重要的支撑作用,如供应绿色燃料、使用岸电、港口设施电气化等减排措施。本文通过整理北海和波罗的海地区重要港口的绿色转型举措,了解当前绿色航运走廊建设中的港口发展趋势。

比利时、荷兰

比利时与荷兰是西北欧海岸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安特卫普港、鹿特丹港、阿姆斯特丹港都在积极实施绿色港口转型。

石油巨头壳牌在荷兰海岸和北海推进氢能项目,计划将在2030年之前在北海建立3至4吉瓦的海上风电容量,为制造绿色氢气的电解槽提供可再生能源。2022年7月,壳牌做出最终投资决定,将在鹿特丹港的Tweede Maasvlakte上建造名为Holland Hydrogen I的200MW电解槽,预计2025年投入运营,将成为欧洲最大的可再生氢厂。同样利用北海风电场产生的电力,鹿特丹港和能源公司Uniper联手在马斯夫拉克特开发绿色氢气的生产。

此外,鹿特丹港务局还牵头组成一个有45个成员的财团开展MAGPIE项目,得到欧盟拨款支持以促进港口更智能的零排放运输。如今,大约13%的欧洲能源供应通过鹿特丹进入欧盟,该港口的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同时保持其在欧洲能源体系中的核心作用。鹿特丹港务局首席执行官Allard Castelein表示:“我们正在与合作伙伴合作,在整个港口综合体中引入一个大规模的氢气网络,使鹿特丹成为氢气生产和进口以及向西北欧其他国家运输氢气的国际枢纽。”

安特卫普港在2019年已经承诺为停靠的船舶提供氢燃料,并开始更新港内拖船的燃料。2019年9月,安特卫普港与CMB签署了一份合同,建造一艘由氢动力驱动的拖船;2021年6月,一艘名为Methatug的拖船获得必要的监管批准,将成为第一艘在欧洲港口运营的甲醇动力船。安特卫普港还计划建立一个示范工厂,目标是每年生产8000吨可持续甲醇,这种甲醇将由捕获的二氧化碳和可持续产生的氢气相结合产生。

氢动力拖船

在阿姆斯特丹,荷兰燃料供应商泰坦(Titan)已经开始建造世界上最大的生物甲烷液化厂。该工厂将位于Titan在阿姆斯特丹港的泊位附近,土地将从阿姆斯特丹港租用。该公司表示,生产的大部分生物液化天然气将供应给Titan客户的船舶,而其余数量可以向卡车加油站和工业客户提供。

瑞典哥德堡港

在绿色航运走廊倡议的浪潮中,瑞典政府选择了三个项目进行绿色转型,其中都包含哥德堡港,这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最大港口代表着瑞典对国际倡议的回应。哥德堡港是第一个推行绿色燃料政策的港口,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碳中和运营。

哥德堡港和北海港之间的绿色走廊于2022年10月12日哥德堡港日启动。港口承诺为建立绿色走廊进行必要的基础设施改造。这些措施包括可持续燃料加油操作条例,以及通过各自的环境折扣系统增加使用清洁燃料的船舶的港口费折扣。

第二个是全行业的合作,将使哥德堡的港口成为欧洲第一个绿色电燃料枢纽。渡轮运营商Stena Line,DFDS和能源公司Ørsted,Liquid Wind与哥德堡港合作,建立了一个电甲醇(电子燃料)中心。据项目合作伙伴称,这项开创性的企业计划于2025年启动。这五家公司现在将共同努力推出第一款可再生的“瑞典制造”船用燃料,以鼓励更多公司选择碳中和电子燃料。

第三个则是鹿特丹港和哥德堡港的绿色走廊承诺,根据协议双方将积极参与开发更可持续的航运燃料,并打算将绿色走廊连接到更大的深海走廊网络,包括马士基零碳航运中心今年3月推出的欧洲绿色走廊网络。

此外,哥德堡港还推出了甲醇加油枢纽计划,预计到2024年在港口提供甲醇燃料。2021年2月,沃尔沃集团、斯堪尼亚、Stena Line AB和哥德堡港务局合作推出了Tranzero倡议,目标是到2030年将往返港口的运输碳排放量减少70%,为此哥德堡港和挪威能源公司Statkraft计划在该港口建造一个制氢设施,运营将于2023年开始。哥德堡港还是世界上最早为船舶提供岸电的港口之一,与很多航运公司合作,拓宽在港使用岸电的船舶范围,第一艘油轮计划于2024年春季连接到能源终端的绿色岸电供应,并且哥德堡港务局与多方合作希望为油轮制定新的全球岸电标准。

与安特卫普、鹿特丹等大港相比,哥德堡港更多地重视港口自身的建设,通过提升替代燃料供应能力实现绿色转型。虽然从吞吐量数据上看哥德堡港规模不大,但其绿色发展理念在欧洲领先。

德国汉堡港

德国北部海岸线被丹麦分为两段,虽然东西两侧通过基尔运河相连,但处于西侧的汉堡、不来梅等港口显然是德国更为重要的海上门户。作为德国最大的通用港口和欧洲第二大集装箱港,汉堡港对欧洲市场的供应至关重要,汉堡港务局已经制定了智能港的发展目标,包括智能港物流计划和智能港能源计划。

从2017年起,汉堡港务局(HPA)在其收费中引入环境元素,当船舶无法出示国际空气污染预防(IAPP)证书或排放水平相对较差时,基本价格将收取附加费。同时,当根据IAPP证书将船舶评为非常干净时,将有折扣。

汉堡港旗下的港口和运输物流公司Hamburger Hafen und Logistik(HHLA)在2019年承诺到2030年将CO2绝对排放量与2018年相比降低50%,在2040年前实现气候中和。通过推广AGV和绿色能源充电站的使用,HHLA的集装箱码头Altenwerder(CTA)正在引领绿色步伐,在2019年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获得TÜV Nord气候中和认证的集装箱装卸设施。

此外,汉堡港也在积极探索替代燃料和岸电使用。2019年底,德国宣布计划在汉堡港建造100兆瓦容量的世界上最大的氢电解厂,该工厂将使用风力涡轮机的电力运行,每小时能够产生约22000立方米的氢气,预计未来将作为运输用燃料,2021年8月HHLA又得到德国联邦教育和研究部(BMBF)的绿色氢能项目资金。汉堡港正在扩张LNG接收设施,并计划发展绿色氨进口和分销基础设施。岸电方面。2021年底,HPA开始计划为码头安装岸电系统,与德国技术巨头西门子公司签订合同,以建造相应的系统,该系统将从2023年开始的初始测试阶段从公共电网向邮轮中心输送绿色电力。

法国

法国漫长的海岸线上坐落着120多个港口,濒临北海的勒阿弗尔、敦刻尔克、加来港是欧洲主要的基本港,主要经营跨英吉利海峡的渡轮和集装箱航线。

2022年10月,英国多佛港开始建设与法国加来、敦刻尔克之间的绿色航运走廊,支持零排放船舶、游艇和工作船。英国轮渡运营商P&O Ferries在2019年订购了两艘230米的超级渡轮,将于2023年投入运营,配备了燃料和电池推进装置,将减少40%的排放量。

2020年7月,敦刻尔克港加入Getting To Zero Coalition,并制定了在未来五年内在其辖区内安装低碳(LNG)和零碳发电厂的目标,为船舶提供清洁燃料。2021年9月,新的加来港正式落成,这是十年来欧洲最大的港口基础设施项目之一,建设过程中通过接入高速铁路减少了公路的碳排放。

2022年7月,地中海航运(MSC)的港口部门码头投资公司(TiL)成为勒阿弗尔TPO / TNMSC集装箱码头的唯一股东,并宣布了一项可观的7亿欧元投资计划。TiL正在安装龙门起重机,将由电力驱动,港口将为船舶提供岸电。勒阿弗尔港也在通过部署电动汽车、优化照明系统、建立环境船舶指数(ESI)、在疏浚船应用LNG燃料等措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此外,法国也在尝试探索替代燃料。2022年9月,法国圣纳泽尔近海水域的海上风电厂投入运营。与此同时,在圣纳泽尔港,法国氢技术公司Lhyfe为其海上制氢平台揭幕,它由浮动风力涡轮机供电,是世界上第一个海上制氢设施。

全球首个海上绿色制氢平台在法国落成

波罗的海沿岸港口

在波罗的海沿岸,绿色港口建设也在进行之中,包括瑞典、芬兰、波兰、爱沙尼亚等国的多个港口。

2022年6月,比利时的Compagnie Maritime Belge(CMB)开始在斯德哥尔摩诺维克港建立加氢站,CMB的清洁技术部门CMB.Tech 和斯德哥尔摩港将共同投资港口运营和为航运公司和运输公司提供的服务。

2022年8月,斯德哥尔摩港投资在市中心的两个码头为邮轮建设陆上电力连接设施开始建设,预计到2024年投入使用,另外两个波罗的海港口赫尔辛基和塔林也分别投资了陆上电力连接,未来三港之间的所有渡轮都将使用岸电。

2022年9月,芬兰启动了一个新项目,在图尔库和斯德哥尔摩之间开发一条碳中和的“绿色走廊”,该项目的目标是将瑞典航运公司Viking Line运营的海上航线实现碳中和。

赫尔辛基港的自动系泊系统用远程操作的真空垫取代了传统的系泊缆绳,可以快速停泊船只。快速系泊和释放使船舶在港口更快地关闭发动机,减少有害排放。该港还制定了到203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

赫尔辛基港的自动系泊系统

2021年8月,塔林港公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以设计波罗的海绿色基础设施的中心,作为爱沙尼亚实现碳中和的努力的一部分,计划与爱沙尼亚能源公司Alexela合作建造25000立方米的储氢设施,将使波罗的海地区的氢进出口成为可能。2021年12月,波兰格丁尼亚港务局表示已经加强了氢技术开发的工作,将使用氢气为设备提供动力,在港口附近生产和储存绿色氢气,以及使用氢气和其他零排放燃料(氨,甲醇)推动停靠港口的船只,使港口码头脱碳。2022年5月,两港签署了一份在氢管理领域合作的意向书,合作的目标是共同实施绿色氢的生产、储存和分配项目。

2021年11月,俄罗斯宣布将在圣彼得堡建设Primorsky通用转运综合体,这将是波罗的海沿岸第一个能够处理高达150000载重吨的散货船,杂货和滚装船以及23000 TEU集装箱船的深水港。海港将使用新系统装载、储存和转运散装货物。据报道,这些设施将采用排除对环境负面影响的技术,没有灰尘和噪音足迹。

俄罗斯拟建波罗的海港口综合体

在现有的绿色航运走廊倡议中也有中国的参与,上海港与洛杉矶港在2022年2月宣布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目标包括到2020年代逐步采用低碳、超低碳和零碳燃料船舶等项目,计划到2030年推出世界上第一艘零碳跨太平洋集装箱船。中国作为碳排放大国要实现“双碳”目标并不容易,参与绿色航运走廊和实施港口减排措施是十分重要的。

尽管我国很多港口开始利用技术手段进行绿色转型,但除了我们自己的探索,借鉴一些欧洲港口的绿色发展经验也是具有一定意义的。

首先在替代燃料的研发与应用方面,欧洲主要港口均已开始氢、氨、生物燃料等产能的建设,并将替代燃料在港内开始应用。虽然目前中国的氢能使用取得较大的进步,但主要用于部分客车和重卡,在港口和船舶领域依然有较大的开发潜能。不仅要研发氢的制造、储存、运输技术,也要重视氢燃料在港口场景中的简单应用。

其次应该加强多方合作。在欧洲港口的绿色转型中可以看到很多联盟和倡议,既有航运企业之间的横向联盟,也有联合产业链上下游的纵向合作。港口减排涉及到多个部门,应该建立更广泛的合作,使港口、船公司、货主、能源公司等各方共同配合,更好地集中需求与建议。一些中国企业加入了国际上的零碳联盟,今后可以呼吁更多企业加入,或根据需求搭建自己的合作倡议。

此外,目前我国航运业对新能源的选择仍是多元的,并没有局限于某种特定的替代燃料。由于很多燃料的开发都处于探索阶段,政府应该在规划、政策、法规等方面起好引领作用,根据各个区域和各个企业的不同优势合理规划,做好事前管理,尽可能避免重复建设等混乱局面产生。

展开全文

相关资讯

甲醇:绿色船舶燃料的候选“明星”?

编译:徐亦宁 中国远洋海运e刊2023-01-30

同时在厂43船!春节期间浙能迈领船舶脱硫项目再创历史新高!

浙能迈领2023-01-30

国际海事组织:支持南非开展绿色航运

中国绿发会2023-01-29

在全球碳意识日益增强的今天,船舶管理将向何处发展?

威尔森船管2023-01-27

DNV这两张图解释清了EEXI履约的流程和时间表!

信德海事+2023-01-19

这家航运公司有218艘船舶安装了脱硫塔(Scrubber)!

信德海事网2023-01-19
  • 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