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海事网-专业海事信息咨询服务平台

赫伯 劳埃德暴涨暴跌,德国监管开始调查; 美国人忙疫情 伊朗油轮毫无悬念抵达委内瑞拉

赫伯劳埃德股价异动,引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调查

Hapag-Lloyd's share price fluctuation alerts German authorities

看看这两张股价波动图吧? 邪乎,对吧?在最近的一个多月里,股价从不到80欧元炒到快190欧元,然后直线下降又砸回到80多欧元。 这一个多月里面发生了什么? 这股价如同过山车?

我们都是搞航运的,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家集装箱班轮公司在玩什么?

德国金融监管机构已开始采取初步措施调查赫伯劳埃德股价暴涨暴跌;

Alphaliner经纪公司认为“毫无逻辑”, 也被大股东疯狂回购整懵圈;

德国集装箱班轮公司Hapag-Lloyd股价暴涨,正引起德国金融监管局的密切关注。

5月中旬,尽管有新冠肺炎影响使集装箱行业需求受挫,但赫伯劳埃德的股价最高冲到186欧元,上涨170%!

可是,在过去的十天中,股价又像过山车,暴跌,今天的价格是88.30欧元。公司市值从328亿欧元跌到了167亿欧元;

Alphaliner经纪公司班轮研究部经理,牛津、斯坦福优等生H.J. TAN感叹:

“也没有敌意收购啊!怎么可能?”

暴涨之后的暴跌,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坐不住了,马上就启动了对该公司股票交易模式的所谓“常规”检查,监管局的发言人这样告诉《法兰克福汇报》。

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强调,这是第一步,如果发现扰乱市场行为,则进一步调查。

“如果我们调查发现内幕交易或操纵的证据,我们将启动调查”。德国金融管理局碰上这样的大亨也不敢轻举妄动。

大股东大量吃进股票

(bought in spades, 刚刚学了个新词,黑桃 in spades, 大量的意思)

根据法兰克福汇报的说法,市场有谣传在新冠病毒爆发初期,有美国基金押注股价会大幅下跌,这可能是过去十天股价急剧下跌的一种解释。

与此同时,赫伯劳埃德的两个大股东克劳斯·麦克尔·奎恩( Klaus Michael Kuehne)和智利的CSAV一直在大量购买本公司的股票。他们现在分别持有公司30%的股份,而一年前约为25%。

其实在2017年他就开始增持船公司的股票;

今年4月29日,美国商务日报还在报道,大亨奎恩继续增持船公司的股票;

Mr Klaus Michael Kuehne 个人财富165亿欧元 福布斯排名74位

看看他的姓就知道了,是不是和Kuehne + Nagel那个公司的名字很像啊? 是的,他的爷爷和Nagel创办了世界上最大的物流公司,而他也是最大的股东,还是董事会的名誉主席;

HGV,卡塔尔控股和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分别拥有13.9%、12.3%和10.2%,这些机构一般不会减持,这意味着流通股大概只有3.6%。

两个大股东均未哉任何情况下披露增持本公司股份的原因。

这把Alphaliner 经纪公司的H.J. Tan整懵圈了。

他告诉丹麦的《航运观察》杂志:“赫伯劳埃德的股价暴涨暴跌完全不合理,因为它与该公司的价值没有关系,即使它已经从过去两周的峰值下跌了34%。”

需要大股东的解释

同时,Tan对两大股东的表现不满。

他说:“奎恩(Kuehne)、 CSAV 与 HGV三家合计已经绝对控股,为什么奎恩(Kuehne)和CSAV还要竞争增持股份?”“也没有敌意收购,或任何可能威胁三家集体控股地位的其他股东的不友好动作。”

来自BAFIN的发言人:如果我们在分析中发现内幕交易或操纵的证据,我们将启动调查。

这也把投行的分析师搞懵掉了。与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A.P. Moeller-Maersk等竞争对手相比,Hapag-Lloyd的股票交易溢价已经很高了。

赫伯劳埃德公司内部的情况也令人困惑。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罗尔夫·哈本·詹森(Rolf Habben-Jansen)最近对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表示,他对股价的暴涨没有任何解释,但他自然会“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很令人费解啊,首席执行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CEO Rolf Habben-Jansen

市场分析师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该公司股票价格应该在35.18欧元,还要跌去60.8%;(According to analysts' consensus price target of €35.18, Hapag-Lloyd has a potential downside of 60.8% from its current price of €89.80.)

2014年合并了智利南美航运;2016年合并了科威特的阿拉伯联合航运;即使在两次合并发生的时候,这种股票的表现也没有出现过。

June 2016, Hapag-Lloyd shares were up by 3.4 percent at 18 euros when Hapad Lloyd announced merger deal with United Arab Shipping Company (UASC).

Hapag-Lloyd merged with Chile’s Compania Sud Americana de Vapores (CSAV) in 2014.

分析一下最近该公司的有关消息

1.5月20日报道,过去一年,公司股价上涨了6倍,其他班轮公司市值下降,而该公司却成为最亮的逆行者,其346亿美元市值已经超过9家竞争对手(含马士基205亿美元市值)的合计市值。新冠疫情让班轮公司失去很多价值,但是该公司却恰恰相反。5月15日公布业绩,股价立马跳到187欧元;在过去的一年中两大股东拼命增持;大量增持开始于2019年年初。

2.5月20日, Hapag-Lloyd旗下运营的一艘名为“Montpellier” 2824Teu的集装箱船在停靠南非德班附近港口时,有两名船员确诊新冠病毒。这是赫伯罗特集装箱船上首次出现感染病例。这应该是个负面消息,但是就几个船员感染对股价来说无伤大雅;

3.5月18日,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对于其他班轮公司获得政府补助不予评论, 他们也不想争取政府补助(法国达飞、韩国HMM、台湾的长荣和阳明均获得)

马士基总裁批评韩国、中国台北当地政府的救助计划;

4.5月15日公布一季度业绩

营收增长了6%,达到约33.4亿欧元;

货量同比增长了4.3%,超过300万TEU;

平均运价提升至1094美元/TEU(上年同期为1079美元/TEU);

EBITDA略降至4.69亿欧元;

EBIT为1.6亿欧元,去年同期为2.14亿欧元;

净利润则由去年同期的9600万欧元,下降至约2500万欧元。

业绩虽降,但是还不错;

5.

6.5月10日,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some shipping companies could collapse if the Covid-19 crisis extends beyond 2020.如果病毒持续,年内不能有效控制,则很多船公司就倒闭了。如果第三季度恢复,则前十家班轮公司均会挺过去;

经济恢复的模式很难预料,但是公司在积极采取措施砍成本;

已经订仓的货物,大概20%不能及时送来船边;

印度,说关就关了。印度出口几乎全部停掉;

7.5月6日, 公司公布增加流动性和降本计划;

推迟新造船计划,6 x 23000 TEU先搁置;

公司首席执行官考虑岛新冠肺炎影响需求,其在亚欧航线的运力调整达到20%以上;

为提高盈利能力并保证稳定的现金流,公司计划再降本数亿美元。此前,公司已经计划在2021年底前砍3.5-4亿欧元成本;

这也是所有班轮公司都在采取的措施。公司已经看到第二季度很艰难。

因为一季度其运输费用(Transport expenses)增加了10%左右,与收入增长不成比例,当然与IMO2020 燃油费上涨有关。

为应对减弱的运输需求,调整了服务网络,力求在包括运输、码头、设备和网络等环节上,节约成本。

绕航好望角;

公司目前倒是没有裁员计划;

8.对股价有力地推动是公司对未来的预期不改,不象其他班轮公司均撤回了年初对全年的预计(如马士基);

要说股价支撑,也就这一点了!

考虑到市场因素的不确定性,以及公司自身的成本削减措施,以疫情在今年第二季度达到顶峰且全球经济从下半年逐步复苏为前提,赫伯罗特仍维持年初的盈利预期,即预计本财年的EBITDA为17亿欧元至22亿欧元之间,EBIT在5亿欧元至10亿欧元之间。

第三季度估计应该复苏;

3月20日,公司下调了收入盈利预期;它是第一个宣布受新冠疫情影响业绩下降的公司;

3月20日, 2019年业绩; 很好。

收入141亿欧元,增加14%;

利润4.18亿欧元(2018年3.73亿);

●Two more Iranian tankers arrived at Venezuela, believe the United States is busy with coronavirus so no time to take care of the tankers.

Iranian tankers Puerto Cabello oil terminal Venezuela

As we posted, the first tanker arrived at Venezuela was MV Forest.

Second ship, Fortune;

Third vessel, Petunia;

The first three ships arrived without any trouble!

Two more ships to come

Faxon

Clavel

Believe Trump and Pompeo are busy at home to fight the coronavirus, also the gas oil would be used for humanitarian purpose which should not be subject to sanction.

Or Venezuela military escort works.

来源:DragonShipping

信德海事网,专业海事信息、咨询、服务平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信德海事网无关。信德海事网仅转载,免费分享给大家,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内容和图片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因此而产生的法律纠纷,与信德海事网无关。如涉及侵权等相关事宜,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投稿或联系信德海事:

media@xindemarine.com

热门推荐
  • 近期与中国企业相关的美国对伊朗制裁发

      一、OFAC解除对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的制裁 根据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管控办公室(Office of Oversea Assets Control, OFAC)......

    02-04    来源:伯宁律师事务所

    分享
  • BCI再次跌成负数,船东“吐血”经营,干

      主要受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以及航运需求的冲击,干散货航运市场正遭遇严重负面影响。 波交所在昨天的每日报告中介绍到......

    05-15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海工巨头McDermott 2019年订单激增的背后

      2019年上半年,全球海工承包商McDermott订单激增,多个海工领域,全球多个市场同时开花,半年时间内落地了十多个或大或小......

    07-12    来源:SinorigOffshore

    分享
  • 新加坡大油商及Ocean Tankers申请破产保护

      信德海事网最新获悉,援引彭博社和金融时报最新消息,新加坡大油商,知名油轮船东Ocean Tanker和船舶燃油加注公司Ocean Bu......

    04-19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UNCTAD 2019全球海运报告

      年年难过年年过 UNCTAD 2019全球海运报告 前文提到,伦敦仍然是国际航运服务和法律的中心,且是国际海事组织所在地,奠定......

    11-04    来源:禾风物语 Serendipity

    分享
  • 【数据】2019全球、中国LNG出口、航运、港

      2019年全球液化LNG主要指标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将液化天然气作为取代石油和煤炭的能源,推动了需求的增长。同时伴随着......

    01-16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韩国釜山港发生一起集装箱船舶碰撞事件

      信德海事网3月2日消息,当地时间3月2日0800左右,韩国釜山港发生一起集装箱船舶碰撞事件。 涉事船舶为一艘5000TEU名为SAFM......

    03-03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46亿美元重磅交易,DSV收购Panalpina

      信德海事网愚人节重磅消息,国际货运集团DSVA/S和Panalpina Welt transport Holding AG共同宣布,DSV正式收购Panalpina,一个新的物流巨......

    04-01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APL 万箱大船突发火灾!

      信德海事网2月2日消息,据APL官方通告消息,该公司旗下一艘名为APL Vancouver (115,060 dwt,9600 TEU,2013建造,新加坡船旗)的集装箱......

    02-02    来源:信德海事网

    分享
  • 全球四大邮轮公司2018年运营情况对比分析

      编者按:2018年,全球邮轮公司中嘉年华集团(Carnival Corporation Plc)、皇家加勒比集团(Royal Caribbean Cruises Ltd.)、诺唯真集团......

    07-11    来源:上港邮轮邮游通

    分享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